耐火砖

您的位置:友生耐材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媒体称郭正钢曾狂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我家提拔

关键词:郭正钢,提拔 分类: 国内新闻 发布时间:16-04-16 13:35:35
(原标题:媒体称郭正钢曾狂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我家提拔的) 郭伯雄(资料图) 郭正钢(资料图) 新华社北京4月5日消息,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依法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立案侦查。日前,对该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军事检察院依法查明,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职务晋升或调整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郭伯雄对涉嫌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中国军网刊文《整肃纲纪 固我长城》,文章表示,日前,军事检察机关对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郭伯雄集政治蜕变、思想堕落、经济贪婪、擅权妄为、失职渎职于一身,同此前被查处的徐才厚一样,违纲乱纪、身败名裂,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足迹 郭伯雄,1942年7月生人,陕西省礼泉县人。家中七个儿女,行老大。1957年,15岁的郭伯雄小学毕业,进入县城礼泉仓校读初中。当时农村生活非常贫困,为减轻家庭生活负担,郭伯雄只读了一年初中,就被招工进了邻县兴平(现陕西省兴平市)的军工企业408厂。进入408厂当工人,对郭伯雄这个农家子弟而言,是其命运的转折点。在那个时代,工人阶级的名号在“工、农、兵”中排名第一。郭伯雄2014年3月30日在视察408工厂时表示“工厂变化很大,都找不到原来工作过的地方了,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在408厂尚未转正的郭伯雄,得到了命运的另一次眷顾。1961年8月,兰州军区到408工厂征兵,郭伯雄参军入伍,随后被分配到解放军陆军第十九军55师164团 。从此,郭伯雄开始了长达52年的戎马生涯。 入伍第二年年初,郭伯雄就入了党,之后任副班长、班长。1964年,服役3年的郭伯雄几乎要复员返乡,因其较高的军事素质、文化水平和贫苦的家庭出身,非但没有复员返乡,反而提了干,开始当排长。次年,郭伯雄由排长直接上调至164团司令部,担任政治处宣传股干事。 自此,郭伯雄在十九军的晋升加速。1970年至1983年13年间,郭伯雄由164团作训股长成长为第十九军参谋长,级别则由一位副营级军官高升至副军级干部。 1981年至1983年,郭进入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期间职务分别担任第19军55师参谋长和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 1985年,第十九军编制取消,郭伯雄任职兰州军区副参谋长;1990年,郭伯雄获委任为兰州军区下辖第47集团军军长。 郭伯雄在此时期晋升多因其“爱钻研打仗和训练”,从其从军履历不难发现,无论是在团部、军部还是军区,郭伯雄一直在作战训练部门任职。 据当时兰州军区政治部一位退役少将回忆,郭对部队军事训练抓得很紧,引起了当时兰州军区司令员和军委领导的注意。特别是在落实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部队要做到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的要求时很有章法,这些为其后来平步青云奠定了基础。 1993年至1997年,他曾短暂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之后又回到兰州军区任司令员、军区党委副书记。这一时期,中央军委层面的变化,亦为其打开了晋升通道,郭伯雄完成了正军职向正大军区职级的跨越。 1995年至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解放军跨区调动演习,北京军区的表现可圈可点,这为郭伯雄加分不少。 1999年9月,郭伯雄再次奉调进京,任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并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同月晋升上将军衔;2002年,郭当选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直至2012年十八大后卸任。与郭伯雄同时奉调入京的,还有原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他的新职务是解放军总政治部常务副部长,并同时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 两人虽分属总参和总政,前者负责全军军事建设和军事行动指挥,后者主管全军政工和人事工作。在解放军总部任职后,两人工作中开始有了交集。 2002年,郭伯雄跳过总参谋长一职,率先晋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则只升任总政治部部长。一直到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徐才厚才同样晋升至中央军委副主席。 自此,两人开始了长达10年的“搭班子”。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此之前,两人的贪腐行为当属小打小闹。进入军委权力中枢后,两人的行为方式与此前大不相同。分析人士称,这两人权力膨胀到一定阶段后,开始进入到陶醉、迷恋、擅权的状态。 在任职总参、总政和中央军委的十多年里,两人在军队人事调动上频频擅权,特别是提拔谷俊山造成了恶劣影响。许多军队在职或退役高级将领认为,郭伯雄和徐才厚应对这些年军队的腐败丛生和蔓延负主要责任。 此外,两人的家属子女也借机敛财,门生故旧迎来送往,甚至司机秘书都在权力的裹挟下成为掮客。 围剿 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郭伯雄进行组织调查。而实际上,对郭伯雄的围剿至少在2014年10月30日的“新古田会议”前后已经开始。 新古田会议期间,习近平首次公开表示要进一步肃清徐才厚余毒。此时,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的案件侦查已经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这意味着徐才厚已供述了该供述的一切,在掌握相应情况后,习近平借机敲打郭伯雄之意已很明显。 据悉,郭伯雄随后在古田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惶惶不可终日。 2014年年底,在军方年末人事变动中,多位与郭伯雄有交集的解放军将领被免职或外调。曾任郭伯雄秘书的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刘志刚“被贬”调往济南军区,曾就职于兰州军区的北京军区副政委黄建国被免职,“去向不明”。 与此同时,解放军反腐进入高潮。军方于2015年1月15日通报了第一批16名已被查办的军级以上将领,其中至少2名与郭有过工作交集。其中郭伯雄的同乡且有上下级关系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司令员来策义被免职;而被外界称为是郭伯雄“马仔”的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不知所踪”后,1月15日,中国军方证实其已被被查。 2015年3月2日,中央军委通报了第二批14名落马将领,其中就有郭伯雄之子郭正钢。郭正钢被查办后,郭伯雄落马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 就在外界广传郭伯雄被调查之际,3月23日,也就是郭正钢被查办20天后,郭伯雄曾长期待过的兰州军区召集军区团以上军事主官、参谋长等近400名军官进行为期5天的集训,引起外界关注。 与此同时,各路媒体起底郭氏家族的报道瞬时齐发。按照查办徐才厚、周永康时的媒体报道规律,在门生故旧,秘书身边人落马,家人敛财犯罪及发迹地机构单位的动向消息公开后,公布郭伯雄已被查办只是时间问题。 这已成为中共围猎党政军序列“大老虎”的规定动作。有分析指出,作为中纪委打虎惯用的“剪裙边”手法,郭伯雄身边人是否安全是检验“老虎”安全程度的“试金石”。 范长秘、来策义被查,刘志军、黄建国被贬,儿子被查办、家属职级、家庭情况被曝光,发迹地兰州军区人事调整动作连连,自然令外界联想起风雨飘摇的郭伯雄。 甘肃省军区一位退休将领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2015年4月中旬,有关方面正式向郭伯雄宣布了接受组织审查的通知已传达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军政一把手。 4月26日,军方又公布3名军级以上将领落马消息,其中包括兰州军区原联勤部部长占国桥。5月,张福基从第47集团军政委被平调至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5月26日,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到浙江省军区机关,接见驻浙部队师以上军官和建制团官员。习近平在讲话中称要“惩治腐败”。值得注意的是,郭伯雄之子郭正钢曾长期在浙江部队任职。5月29日,中国军队权威部门发布消息称,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傅怡、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周明贵已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傅怡是郭伯雄之子郭正钢的上司,两人曾于浙江省军区共事数年。傅怡被传涉郭正钢案,外界分析习近平浙江军中讲话意指尚未公布落马的郭伯雄。 5月27日,郭伯雄的胞弟郭伯权主政的陕西民政厅贪腐丑闻被曝光。随后,中共《纪检监察报》刊文称,连遭受天灾的群众的“救命钱”、“活命钱”都挪用,已构成“挪用特定款物罪,须给予严惩”。 进入六月后,两则证实郭伯雄情况不妙的旁证消息再度引爆。《解放军报》6月10日刊发文章《领导干部要带头立起高标准》,署名作者为第31集团军军长黎火辉,表明前军长马成效已经去职。马曾作过郭伯雄秘书。 次日,有网络媒体爆料称,中国与越南边界老山顶上的将军林,原来竖有两块刻着徐才厚、郭伯雄名字的石碑,最近突然消失。这也间接证明军队“去郭化”已经公开。 分析称,3月份郭正钢被查办,堪称是对郭伯雄在感情上、心理上提前判了刑,郭伯雄已经彻底被断了根、绝了后路。不过,真正给郭伯雄致命一击的当属徐才厚。正如电视剧《康熙王朝》中明珠与索额图,他们彼此掌握着对方的贪腐罪证。 “军中第一虎” 郭伯雄被称为“军中第一虎”,主要是指其作为中央军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军中地位高过徐才厚,年龄亦大徐才厚一岁。 此外,与徐才厚不同的是,郭伯雄在权谋上更胜一筹,更显沉稳老辣。一位原兰州军区政治部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郭伯雄长期研究作战和训练,兵法和战法还是讲究许多。 早在2013年年底,各种信息显示徐才厚情况不妙时,坊间就流传郭伯雄“要出事”,负面消息不断。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从解放军总医院被带走调查后不久,郭伯雄亦遭网络“狂轰滥炸”。不过,尽管有关郭伯雄贪腐的传闻不断,但延宕至今,官方并未公开细节。 官方对郭伯雄的通报为:经查,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这与2014年4月初,有人以“总政机关几位干部”的名义在网上发表了《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所曝光的郭伯雄家族的贪腐丑闻内容多有相同。 上述信件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徐才厚和郭伯雄在近十几年来手握军权,欺上瞒下,大肆在军中网罗亲信,拉山头,卖官鬻爵,聚敛财富,形成了军内两大势力集团,其规模之广,人员之多,手段之恶劣,堪比南朝时的卖官鬻爵高手邓琬。而郭在军中造成的危害不亚于徐才厚,不处理,军心难稳。 随后多位军方高级将领间接证实确有此事。 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军事科学院杨春长、罗援、姜春良少将等人接受采访,曝光徐才厚卖官内幕,称军队入党提干皆有价码,从排级到师级行情不等,曾有大军区司令向徐行贿2000万。 由于解放军是“双首长”制度,军官晋升一定要经两名军委副主席同意,因此给徐才厚送贿赂的人,一定会同时送礼给郭伯雄,因此郭在买官、卖官腐败中难脱干系。此前有传闻称“郭、徐”二人在卖官方面相当默契,要么联手,要么你提拔一个,我提拔一个。 据称,郭伯雄任职军委副主席的十年间,许多现任军中要员均受其提拔,故其子郭正钢曾放出“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狂言。 正如中国军网4月5日刊文所言:“郭徐二人所作所为,严重败坏了党和军队声誉,严重玷污了党员领导干部形象,严重损害了党和军队事业。军队是拿枪杆子的,必须始终是保家卫国的忠义之师,绝不允许有贪赃枉法、蜕变堕落的腐败分子,绝不允许有违纲乱纪、结党营私的团团伙伙。” “党中央、中央军委对郭徐之流果断出手、严惩不贷,为党和军队清除了大奸巨贪,消除了重大隐患,切除了肌体毒瘤,扫除了发展障碍,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坚决惩治腐败的坚定意志,体现了强国强军的历史担当、驾驭全局的政治智慧、披荆斩棘的非凡勇气,凝聚党心、振奋军心、大快民心,实为国家民族之幸!” window.onload=function(){ var iframe=document.createElement("iframe"); iframe.setAttribute("src","http://news.163.com/special/today_must_news/"); iframe.setAttribute("frameborder","0"); iframe.setAttribute("scrolling","no"); iframe.setAttribute("width","590"); iframe.setAttribute("height","220"); iframe.style.marginTop="30px"; var Par=document.getElementById(''endText''); Par.appendChild(iframe); }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黄家第_NNB6466

      郑州友生耐火材料有限公司位于河南郑州巩义市,境内耐火砖资源丰富 为耐火砖的生产与服务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郑州友生耐火材料有限公司集研发、生产、经营、服务于一体的耐火材料专业厂家,技术力量雄厚、设备装备精良、工艺水平先进、实验检测手段齐全。我公司生产的畅销国内外,在用户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巩义耐材工业园区
联系人:18638001546电话:0371-85020663 传真:0371-85605000 邮箱:hnyousheng@163.com

网址:www.zzysnc.cn

高铝砖 碳化硅砖  免费信息发布 破碎机信息 炭化机 氧化铝空心球砖 高铝轻质砖 榨油机 烘干机配件 阳离子聚丙烯酰胺 水泥仓 刚玉莫来石砖


文章标题:媒体称郭正钢曾狂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我家提拔
文章网址:http://www.oeccm.cn/7/211.html